一叶咫尺
一叶咫尺
就这样,在吃饭时间我一边品味着牛肉饭所带来的美味,一边跟班长讨论着饭堂里各种各样的菜谱。
小徒难养:师父大人,求赏赐
小徒难养:师父大人,求赏赐
虽然三万铁骑冲到中军的时候,只剩一人。
重生倾天
重生倾天
吕忆坚笑着站起身,道:小朋友,起来吧,我送你回家
深宫错影
深宫错影
敌国君主问,可愿降?将军说,你若自刎,我便降。
心灵帝君
心灵帝君
多嘴的侍奉太监对自己干儿子讲,那晚陛下痛哭,清晨眼还红肿,怕是一夜都在哭,硬是哭醒了将军,他们不是君臣,是兄弟。
一叶咫尺
一叶咫尺
?道凡嘴角翘起,点头。